威海气象局
欢迎浏览威海市气象局网站,今天是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气象科技
44.4度!乾隆爷遭遇史上最高温
2018-08-22  浏览次数:600

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 魏科

  今年,北京的夏天格外炎热。6月5日气温直逼40℃,而6月29日达到41℃。对于北京而言,今年很有可能会是近几十年来最闷热的一年,仅在7月份就有连续9日的闷热天。闷热归闷热,但我们所感受到的温度却并非是一个“极值”。据说在275年前的乾隆八年(1743年)7月25日,北京当日下午最高气温达到44.4℃。这个数字是如何测得的?又是否可靠呢?

  来自法国传教士的观测数据

  关于北京近现代历史上的气象观测,竺可桢先生有详细的考据,例如《前清北京之气象记录》(1936年第12卷第2期)以及《中国近代气象史资料》和《北京气象志》等。《前清北京之气象记录》记载:“论到真正的气象记录,最早的要算法国驻北平教士哥比神父的工作。”哥比神父(Antoine Gaubil,1689年-1759年)是一名法国传教士,也是一位学贯中西的天文学家。1743年的夏天非常热,哥比神父从这一年开始测量温度,于是就留下了一组温度记录数据,根据北京市气象局曹冀鲁在《北京档案》(1999年第8期)记载,这些观测记录从1743年7月持续到1746年3月,一日两次, 断断续续总共有250组。

  根据竺可桢的记载,在那之后,耶稣会教士阿弥倭(Amiot)从乾隆20年初到25年底(1757年-1762年)也在北京有温度、气压、云量、雨量、风向等的记录。他每天观测两次,一次在黎明日出之时,一次在下午三点,这六年的统计数据印发于《巴黎数理杂志》中。按照竺可桢先生的说法,“阿弥倭的北平气温记录,迄今尚遗留人间,可称为最早的北京气温记录了”。

  1998年,气象科学研究院张德二研究员执行中国-比利时政府间科学技术合作项目,与合作者比利时皇家科学院盖斯通·戴玛瑞博士寻遍西欧,后来在布鲁塞尔的皇家图书馆找到了哥比神父当年的资料。据张德二记载,这份资料包括两部分,分别为1743年7月到1746年的逐日温度记录和1757年至1762年的逐日观测资料。温度数值采用酒精温度计测得,观测时间是每天上午6点半和下午3点半。西方传教士不仅引入了观测方法,也引入了观测仪器。中国最早的温度记录可以追溯到17世纪末、18世纪初的康熙时期。

  1743年7月到底有多热

  在哥比神父进行测量的时代,使用的温标为拉谋氏(Raeumur)温标,这种温标以法国科学家、昆虫学家拉谋命名,以水的冰点为0度,以沸点为80度,一度非常流行,使用广泛,在今天的欧洲乳制品产业中尚有应用。

  根据哥比的数据,1743年7月25日下午3点半,北京的气温达到了35.5度(拉谋氏温度),折合成摄氏度达到了44.4℃。而在此之前从7月20日起,每日气温都超过41℃,从20日至24日分别为41.6℃、42.5℃、42.5℃、43.1℃、44.4℃,7月26日早晨下了一场小雨,最高温度降低到31.9度,代表着这次高温过程的结束。

  哥比寄往巴黎的报告从文字里证实了这次高温,报告称:

  “7月13日以来炎热已难以忍受,而且许多穷人和肥胖者死去的状况引起了大规模恐慌。这些人往往突然死去,而后在路上、街道或室内被发现,许多基督徒为之祈祷和忏悔。”“北京的老人称,从未见过像1743年7月这样的高温了。”“奉皇帝的命令,官吏们商量了救济民众的办法,在街上和城门发放降暑药品及冰块。”“根据大臣们的统计,7月14日到25日,北京近郊和城内已有11400人死于炎热,这主要发生在贫困区,死者多为贫民、技工和手工业者,尚不包括富人和官员,加起来死亡人数要超过上述数字……”

  因此基于以上事实,1743年的夏天确实是异乎寻常的热,炎热可能从6月下旬开始,其中7月13日至25日为异常高温时段,尤其以7月25日最为炎热。另据《天津县县志》《保定府志》《河北高邑县志》等史料的相关记载,可以看出这次酷暑几乎席卷了整个华北地区。

  针对这次高温热浪天气, 乾隆皇帝发出多次谕旨,政府开启“救灾模式”:“乾隆八年癸亥, 六月壬子朔逾,谕近日京师天气炎蒸, 虽有雨泽,并未沾足,若再数日不雨,恐禾苗有损,且人民病者多,朕心深为忧惕,著礼部即速虔诚祈祷。又谕今年天气炎热甚于往时,九门内外街市人众,恐受暑者多,著赏发内币银一万两分给九门每门各一千两,正阳门二千两,预备冰水药物以防病,可传与步军统领舒赫德即速遵旨办理……”

  44.4℃的准确性

  根据张德二对法国传教士与巴黎科学院通信记录的分析,认为当年通信里有关于仪器安装场所、操作指南、仪器的更换、补充和正确安装以求得到精确观测数据的讨论,说明观测者是非常重视数据的准确性的。按照张德二的判断,“18世纪法国已很注重计量的标准化,在推行度、量、衡规制方面领世界潮流之先。由这些情况来推测,当年北京使用的温度计经过测值校验的可能性很大,只是其校正标准等技术细节现已不得而知。”

  从1743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75年,在这275年里观测手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首先,观测仪器有了很大的进步。从哥比神父时代的酒精温度计到后来的水银温度计,从拉谋氏温度计到现在的摄氏温度计及各种更灵敏的自动观测仪器;其次,观测的规范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。现在气象观测站的温度观测主要是在百叶箱里进行,此后又有重新设计和改造。不同规格的百叶箱也能引起不小的数值差异,因此很难估计275年前哥比神父进行观测时候的数据精确度。

  尽管很难确认当时数据的准确性,但是按照正常的逻辑,这份观测数据是至今唯一存世的北京1743年的温度实测记录, 有观测时间、地点、仪器规制。“在没有切实证据怀疑它的可靠性的情况下, 仍作为重要的参考数据予以采用。”张德二说。

 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1743年北京的夏天真的很热。

  (来源:《中国气象报》2018年8月22日三版 责任编辑:李慧)  
    转载自中国气象局:http://www.cma.gov.cn/kppd/kppdsytj/201808/t20180822_476397.html